當前位置:首頁 > 熱點新聞> 女子捐肝救子遭父母強烈反對,偷偷做完手術後發現悲劇了

女子捐肝救子遭父母強烈反對,偷偷做完手術後發現悲劇了

熱點新聞 2020/07/02  
女子捐肝救子遭父母強烈反對,偷偷做完手術後發現悲劇了

「早晨接到上海兒童醫學中心重症監護室打來的電話,我兒子終於脫離了呼吸機,很快就能轉到普通病房。」林秋佳哽咽了半天才把這句話敘述完整,這也是連日來,他聽到的最好消息。掛完電話,平時沉默寡言的林秋佳忽然變成話癆,開始規劃著兒子出重症監護室以後如何照顧他。圖為剛剛轉出重症監護室的小澤填。

提起兒子林澤填,林秋佳一直都有一股很強烈的負罪感,如果能未卜先知,他說,他一定不會帶兒子來這世間受苦。出生到現在,大大小小的醫院去了不下5家,已經成了重症監護的常客。「是我對不起他!」林秋佳哭訴道。

「給孩子捐肝這件事,老家的雙方父母一直強烈反對,我和妻子是瞞著他們過來做肝移植,孩子手術有半個多月了,他們始終不知道。現在肝也捐了,可孩子仍然掙扎在生死邊緣,我該怎麼和他們交代呀?」林秋佳埋下頭,用拳頭重重地砸向地板。

林秋佳今年26歲,家住廣東省揭陽市揭西縣錢坑鎮。2018年11月,在親朋友好友的祝福下,和相愛已久的妻子林燕珍完婚。次年9月18日,就有了林澤填,還沒來得及分享添加新成員的喜悅,就因為小澤填出現皮膚黃染、腹股溝疝開始踏上了求醫之路。

林澤填出生24小時後皮膚開始出現黃染,本以為是普通黃疸。在當地醫院治療兩周後,醫生以病情嚴重為由,建議轉大醫院治療。夫妻一刻不敢耽誤,帶著兒子連夜轉院到了廣州兒童醫院。在通過所有的檢查後,林澤填被診斷為「先天性膽道閉鎖」,這個結果讓夫妻倆崩潰。

醫生告訴夫妻,「先天性膽道閉鎖」如果不及時治療,孩子會因膽管堵塞導致肝硬化,最終肝功能衰竭而死。目前最有效的治療方法是,葛西手術,如果後期孩子情況不好還要進行肝移植。

「你們還年輕,沒必要為了這個孩子去浪費錢財了,帶回家吧,以後有機會再生一個。」有人看著還年輕的小倆口,忍不住勸起來。「救!」夫妻異口同聲地說道。在救孩子的這條道路上,夫妻沒有猶豫過,沒想過要放棄他。就在確診當日,林澤填做了「葛西手術」。

術後第二周,林澤填身體情況穩定,在醫生的建議下帶藥出了院,回家進行藥物治療。回家後林燕珍小心翼翼的照顧兒子,每天做的最多得事情,就是給他喂藥,大大小小的膠囊六七種。看著術後只剩下8斤重的林澤填,夫妻倆人無比心酸,祈求他能爭氣,快快好起來。然而,隨著時間推移,林澤填鞏膜黃染越來越嚴重。

2020年2月22號,夫妻二人再次帶著林澤填回到廣州珠江新城兒童醫院,住院治療。一星期後,複查結果沒能如願,林澤填各項壞指標開始飆升,醫生宣佈葛西失敗。目前,只有做肝移植才能活命。

儘管做足了思想準備,但聽到醫生說要做肝移植手術後,林秋佳心裡還是止不住的難過,不忍孩子這麼快再次經歷大手術,但救孩子不能等,他們跟親戚朋友借了點錢,瞞著母親,偷偷地帶著林澤填抵達了上海,想儘快給他做肝臟移植手術。

通過醫生診斷和建議,夫妻二人決定做親體移植,一是有利於孩子的恢復,二是也拿不出高昂的等肝費用。很快,林燕珍和兒子配型成功。就在等待母子同肝時,林澤填再一次出現吐血、急性肝衰竭、肺出血、全身水腫,病房搶救半小時後隨即送入重症監護室。

林澤填肺部感染嚴重,當時林澤填的肝已經徹底失去功能,醫生說,再這樣下去生命危在旦夕。兩天時間,林秋佳收到了5張重症監護室的病危通知書。

2天后,醫生在林澤填帶著感染的狀態下,冒險給他做了肝移植,也只有這樣,林澤填才有活下來的可能。

「長達8小時的手術,母子都在手術臺上,我一個大男人只能在外面乾著急。」提起手術當日,林秋佳再一次泛起了淚花。幸運的是,手術很順利,大人體征平穩,轉入普通病房,林澤填也隨後被轉入上海兒童醫學中心PICU觀察。

特殊時期,醫院不能探視,只能通過醫生口中得知兒子的病情。林秋佳一邊在上海仁濟醫院照顧剛捐肝的妻子,一邊有空就去上海兒童醫學中心監護室門口守著,希望能打聽到兒子的一點點消息。

整整一周時間,重症監護室才傳來好消息,林澤填生體征平穩,成功度過危險期,可以脫離呼吸機了。聽到這個消息,林秋佳和妻子壓在心底的石頭終於放下。林燕珍更是不顧手術後虛弱的身體,多次來到監護室門口守護著,就想離孩子近一點,希望兒子能感覺到媽媽就在身邊。

看著林澤填日漸恢復,高昂的治療費用讓小倆口犯了難。早在倆人婚前幾個月,林秋佳父親因咳血,在汕頭市腫瘤醫院確診為肺癌晚期,親戚朋友借了個遍,耗盡積蓄最終還是撒手人寰。如今還沒從父親去世的悲痛中走出,兒子又病危。

「現在就怕孩子肝功再次受損,導致移植失敗。沒錢了,真沒錢了,孩子的命真不知道該如何才能救下來啊!」林秋佳哭訴,如今舊債未還又添新債。林澤填目前恢復狀況較好,但治療費卻成了他康復路上最大的攔路虎


用戶評論
標籤: 熱點新聞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