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熱點新聞> 「命運跟他們開玩笑,上演愛情絕唱!」癡情男子娶絕症女友為妻,淩晨1點抱著她在懷裡離世 小姨「她像天使一樣,回歸大自然了」

「命運跟他們開玩笑,上演愛情絕唱!」癡情男子娶絕症女友為妻,淩晨1點抱著她在懷裡離世 小姨「她像天使一樣,回歸大自然了」

熱點新聞 2020/06/28  
「命運跟他們開玩笑,上演愛情絕唱!」癡情男子娶絕症女友為妻,淩晨1點抱著她在懷裡離世 小姨「她像天使一樣,回歸大自然了」

多想和你有一個長久的未來,陪你走完這一生。讓所有人祝福我們,彼此溫暖,互不辜負。但是現實卻開了一個這樣的玩笑... ...

魏平是一名漂亮的23歲東北女孩,鮑濤是一位癡情的24歲南方小夥。兩年前,魏平患肝癌晚期後,鮑濤面對女友「我們分手吧!」的無奈抉擇,他淚流滿面地笑著說「我們結婚吧!這輩子我要娶你為妻!」。

魏平是吉林榆樹人,鮑濤是安徽合肥人。在異鄉打工的魏平難免被別人欺負,對此,她顯得很是無奈。跟魏平一起打工的鮑濤是一名帥氣的廚師,很有正義感,「人家一個外地女孩來這裡打工謀生,你們幹嘛總是欺負人家?」。每次看到魏平被欺負時,鮑濤總是仗義出手相助,時間一久,兩個人也越走越近。一次下夜班送魏平回「家」的途中,鮑濤鼓足勇氣表達了內心的愛意,令他感動的是,漂亮的魏平也正有此意,兩個人就這樣幸福地走在了一起。

兩個人相戀後,因為有鮑濤的保護和呵護,魏平再也沒有受過一次委屈。細心而體貼的鮑濤也將魏平照顧的無微不至,在戀愛的字典裡,魏平感受到了人世間最美妙的幸福。相戀4年後,雙方家長見了面,都開心地說「孩子喜歡,就好」。在雙方親友的期待裡,就在他們準備幾個月後結婚時,魏平卻被檢查出來已經是肝癌晚期。擔心是誤診,他們又去了多家醫院複診,當被確診是「惡性腫瘤」時,魏平還沒有走出醫院就哭的不行了。

回到住的地方,魏平和鮑濤緊緊地抱在一起嚎啕大哭,因為他們知道:他們的愛情已經被判了「有期」,不久的將來,他們就要永久的分開,此生此世,再也無法在一起,他們真的不想分離!「我們分手吧!」這是魏平患病後的唯一念頭,她說自己不想耽誤了心愛的男友;「愛了,就要在一起!如果無法白頭偕老,那就不離不棄!七秒的記憶,也是一種幸福!我們結婚吧!我要你成為我的合法妻子,我會陪伴你走到生命的盡頭,抱著你離去!」。

在鮑濤癡心不改的堅持下,魏平被感動的淚如雨花,點頭答應了男友的請求。為了能更好地照顧女友,也為了珍惜與心愛的人在一起的有限的每一分每一秒,鮑濤辭掉了工作,在醫院裡一心一意照顧魏平,想盡一切辦法想挽住女友如花般的生命。當被醫院告知「做好最壞最後的準備吧!」時,鮑濤一個人躲在醫院的角落裡,悲傷而無助地哭泣的像個孩子,他跪在地上祈求蒼天救救自己的愛人,卻沒有任何的迴響。

在魏平的生命已經進入倒計時,一直守護在她身旁的鮑濤說:「親愛的,就算我傾盡所有,也要救治你!哪怕今後我一個人睡大街上!我要讓你幸福地活在這個世上,我要一直陪在你的身旁,看著你漂亮的模樣,撫摸著你溫柔的臉龐,親手為你披上潔白的婚紗,娶你做我此生最幸福的新娘!我們要幸福一輩子!」。對此,雙方老人飽含眼淚著說:「他們是那麼般配,又是如此相愛,命運為啥要跟這倆孩子開玩笑,讓他們上演這樣的愛情絕唱!」。

魏平和鮑濤的愛情故事經過媒體傳播開後,社會各界愛心人士紛紛伸出友愛之手,大家一起在無聲大愛的呼喚下,齊心協力幫助新娘子魏平完最後的心願。最終,在康美雙鷹國際運營中心的組織協調下,長春比爾森烤肉、法式蛋糕貝甜店等諸多良心企業和愛心人士自願出資,為魏平和鮑濤舉辦一場隆重而浪漫的婚禮。

為此,長春電視臺主持人清子還特意趕來,為魏平和鮑濤主持了婚禮;紐約婚紗免費提供婚紗、化妝等婚禮全部服務;車友會則免費提供了一對新人婚禮使用的全部婚車。來自社會各界的愛心彙聚成了一條河,大家一起托著病重的新娘子魏平,將她送上幸福的婚姻小船。

最終,魏平和鮑濤的婚禮隆重舉行,來自社會各界的愛心人士和雙方的親朋好友都參加了他們的婚禮,並紛紛送上祝福,大家都有一個一致的心願:那就是希望這對新人在一起可以長久一些,再長久一些,哪怕多一分一秒,也好!

婚禮當日,新娘子魏平在新郎鮑濤和家人的陪伴下,回到了榆樹老家。之後,魏平一直在用中醫的方法進行治療,喝了十幾天的湯藥。其間,那位幫助她治療的老中醫還為她進行複查,並調整了藥方。圖為:情義新郎迎娶摯愛新娘魏平時的情景。

到了生命的盡頭後,魏平再也無法喝中藥了,她的小姨唐洪俠說:「中藥雖沒能留住她的命,但在很大程度上減輕了她的痛苦!因為肝腹水很嚴重,我外甥女去世之前的五天內粒米未進!」。唐女士還坦言,魏平在生命的最後,沒有遭太大的罪,吐血和便血等症狀都沒有出現。圖為:婚禮上,新娘子魏平的身體雖然很難受,但她努力的堅持著,哭著,也笑著。

在魏平離世前的倒數第三天,多日未進食的她已經很虛弱了。家人把她送到醫院住院,為她輸了營養液。但是到了離世前的一天上午,魏平死活都不想在醫院待了,堅持要回家。回到家中後,魏平只許鮑濤一個人陪伴著她,兩個人在屋裡,關上燈,把所有的窗簾都拉上了。「她說見了光,就感覺渾身都很熱。」事後,鮑濤流著眼淚回憶說。

由於感覺渾身熱,魏平躺在地上睡了一會,醒來說她做了一個夢,夢到了好多星星、羽毛,還有頭髮。晚上10點多的時候,魏平的氣息更加微弱了。次日淩晨1點,魏平說有些冷,鮑濤便想把她抱到床上。剛剛把她扶著坐起來,魏平就停止了呼吸。「她整個人最後的狀態,就像一個天使一樣,又回歸到大自然當中。」唐洪俠欣慰地說。

魏平去世之後,家人為她穿上了一套新衣服,送到榆樹市殯儀館進行了火化。鮑濤提出要把魏平的骨灰帶回老家安葬,魏平的家人考慮到他還年輕,怕對他以後的生活有影響,最終決定把魏平的骨灰撒入松花江。「安葬」魏平的路上,小姨唐洪俠在朋友圈裡寫到:「送外甥女最後一程,入江……美麗的天使感動天感動地,入住天堂!」。唐洪俠介紹說,魏平生前就喜歡大海,把她安葬在這裡,也算是符合了她的心願。

不相信下輩子,只想善待你今生。因為我不知道,下一輩子是否還能遇見你,所以我今生才會那麼努力把最好的給你。這輩子他們沒能白頭偕老,但希望他們可以下輩子再續前緣,將這一段美麗的故事有一個幸福、圓滿的結尾。


用戶評論
標籤: 熱點新聞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