伺候婆婆13年,丈夫回來卻要離婚,小姑子上去兩 巴 掌,擺平

王蔷 2020/07/24 檢舉 我要评论

我是叫陳秀蓮,今年45歲,是一個普普通通的農村婦女。我跟老公宋勇結婚快20年了,可我們這些年聚少離多,他常年在外打工掙錢,我守在家裡種地伺候婆婆。像大多數農村家庭一樣,我們就是年復一年地這樣過著日子。我唯一的快樂和交流,都是那個愛回娘家的小姑子,只要她來了,我們姑嫂倆總要聊上半天,東家長西家短,或者做伴一塊趕個集,買塊花布買件換季衣裳。小姑子從不拿我當外人,我也從沒覺得和她生分,她跟我一樣,她老公也是常在外邊打工,其實沒有男人的日子,有個開朗、暢快的小姑子作伴也挺好的。

說實話,有些嫂子是不喜歡小姑子常回娘家的。但我卻喜歡小姑常來,我這個家沒有她,這些年我撐不起來。就說那年孩子上初中,我要送她去學校,可地裡我還澆著水,小姑子看我忙不開,直接騎上電動車就去地裡給我澆地去了。她邊走邊對我說:「嫂子,慢著點,帶著孩子看著點車,注意安全。」這些零碎小事兒就都不提了,還記得有一次,我婆婆半夜犯了腎結石,我當時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看到婆婆豆大的汗珠一顆顆從腦門子往下掉,我知道這病來的急,也病的不輕。我半夜給小姑子打電話,我們兩個用電動三輪連夜把婆婆送到醫院,如果不是她婆婆萬一有個好歹,我都不知道該怎麼和老公交待。

你常幫我,我也常幫你。小姑子的大丫頭結婚,在我們農村要做好多床被子做嫁妝。小姑子選了好多被面給我送來。「嫂子,你針線活兒好,俺也放心,就麻煩你給俺閨女絮幾床被子吧!」小姑子的孩子,也是我的孩子,我把我攢了好幾年都捨不得用的棉花拿出來,給孩子做了八床新棉被。小姑子看到那一針一線趕出來的被子,激動的直掉淚。「你這是幹啥呀?不過了啊?把這些棉花都給俺閨女了,你又不是她親媽!」小姑子連說帶笑,其實我們倆心裡都明白,除了那兩個在外邊打工的男人,我和她就是最親近、最親近的人。

可是讓我最意相不到的是,本來年底才該回來過年的老公,突然回來了。一進門,他臉上就像打了霜一樣,「我,我要跟你離婚。」我說:「你說啥?離婚?」老公說:「對,離婚,我不想跟你過了,我在外邊找了個女人。」我聽到這裡,半晌緩不過神來。我從來沒想到我這輩子會離婚,我做了什麼對不起你的事?你要跟我離婚。正當我哭哭啼啼不知所言時,小姑子恰巧回娘來了。她得知他哥要跟我離婚後,立馬向著我,訓開他哥了。「你可是真沒良心啊,這些年我嫂子一個人在家伺候老的,照顧小的,你回來就要跟她離婚,你是不是吃錯藥啦?」老公對小姑子說:「我跟你嫂子,除了結婚頭三年在一塊兒,這些年基本上都是兩地分居,根本沒啥感情,我現在跟我們工地上一個做飯的女人,都一塊過了兩年了,我想和你嫂子離婚,跟她結婚。」小姑子聽完,氣得立馬上去給他哥兩巴掌:「滾,滾出去,愛跟誰結跟誰結,嫂子我只認這一個,你要是敢再回這個家,我和咱媽都不答應,我也看不起你!沒心沒肺的東西!」

或許是小姑子罵醒了老公,打醒了老公,半個月後他來電話說,對不起我,他不該那麼做。我們大兒子都搞上對象了,他不能和我離婚。老公給我這個理由,我都不知道該說什麼好。可讓我意外的是,小姑子的男人也在外邊有別的女人了。我說你給我出氣,我也替你出氣去,小姑子勸我說:「嫂子,咱都這個歲數的人了,為了孩子湊和過吧。咱們把家,把老人,把孩子都看好了,伺候好了,也就盡了咱們女人的本分了,你說是嗎?」

用户评论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