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戰時他15歲瞞母參軍,多年後回鄉尋母,106歲的母親仍在等他

戰爭永遠是每個國家領導人及全世界人民所不願看到的,但是有些戰爭必不可少,無法避免。有戰爭就會有傷痛,出現傷病情況,每一個軍人家庭成員都會在心底默默祈禱。

他叫謝春生,他當時是一個15歲的少年。在亂世中,本來一家4口人,父親、母親、自己和妹妹,雖然日子不富裕,但是能填飽肚子,生活的平穩而幸福。

但是隨著戰爭的爆發,他們一家生活的村子也被敵人的鐵蹄所踐踏。敵人走到哪裡,那裡,人們生活不下去只得轉移。他們一家四口在轉移的過程中,父親為了掩護他們三個家人,被敵人解決了。

目睹父親的遭遇,謝春生心中燃起了反抗的種子。他覺得只有參軍才能為父伸張正義,才能讓母親和妹妹過上平穩的生活。

但是謝春生的母親,知道了兒子的想法之後,堅決不同意。老人哭著說他的父親離去了,家裡就剩下他一個男人,他是家裡的獨苗,還要傳宗接代,延續香火。如果他有一個好歹,自己對不起他離去的父親。

此刻在謝春生的心裡,已經打定主意。雖然母親日後非常留意的看著他,不讓他走遠了。但是在一個深夜,他還是瞞著母親和妹妹一個人偷偷地走了。

就這樣一個人參軍去了,由於戰事緊急,戰爭頻發,他一直沒有機會回家探望自己的母親與妹妹,後來因接到命令,他遠赴台灣,從此與母親隔岸相望。謝春生在那裡娶妻生子,過著正常人的日子,他做了小買賣生意,日子還過得去。

唯一的遺憾就是謝春生心中始終掛念著老母親,掛念著妹妹,掛念著他的家鄉。沒事的時候他就吞雲吐霧,在海邊望著家的方向,一個人流著淚。

謝春生盼著能有機會去見見老母親,去給父親掃掃墓,聊表孝心。他終於等到了「兩岸三通」,他迫不及待地踏上了故土。

但是時光飛逝,人去樓空,所有的一切早已變了模樣。這尋親之路,一走就是幾十年。後來在媒體的幫助下,謝春生終於打聽到了母親和妹妹的消息,母親還活著,妹妹的日子還不錯。

謝春生迫不及待地踏上了故土,原來母親和妹妹就住在他出生的地方,並不是他和母親妹妹逃難的地方。妹妹在門口迎著他,哥哥與妹妹相見,緊緊地擁抱著,號啕大哭。

妹妹告訴謝春生,母親執意要搬到他們原來居住的地方。因為母親覺得如果謝春生回來找家的話,這樣才能找到他們。

母親天天坐在家門口,望著路口的方向。她期待著那裡出現一個熟悉的身影,那就是她朝思暮想的兒子謝春生。母親堅定地說,謝春生肯定還活著,她在夢裡多次夢到了他。

謝春生奔向屋裡,106歲的母親已經臥病在床多年。妹妹說這一年來母親狀況不好,很少睜開眼睛,氣若遊絲。母親有時候張張嘴想說什麼,但是出不了聲,但從嘴型可以判斷,母親是在呼喚著謝春生的小名。

謝春生「撲通」一聲跪在母親的床前,說「不孝的兒子來晚了。」謝春生撫摸著母親花白的頭髮,喊著一聲聲「娘」。

106歲的老母親竟然睜開了眼睛,一下子認出了他。她竟然能開口說話了,說了一聲「兒啊,娘終於等到你了。」之後老人沒有再說話,像一個孩子一樣露出了久違的笑容,她就那麼一眼不眨地盯著兒子看,彷彿他就是那個離家出走的15歲的少年。

母親笑笑,母親又哭了。雖然沒有哭出聲,但是她眼角的淚水一直往下流。

當天晚上,謝春生的了無牽掛的老母親安然離去。或許老人就是為了等著見兒子謝春生的一面,她相信終究會等到那一天,她也真的等到了,老人安息了。

這真是萬裡江山今猶在,不見當年孝子來啊!相信謝春生母親已經如願以償了,她能夠在臨走前在看兒子一眼,這已經足以了。這一份跨越了世紀,跨域了空間的母子情感,感動了無數人,願天下所有的母親都能夠健康,平安。遊離在外的遊子早日與家人團聚。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