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寵星球

4歲萌寶患重症生父一句話想「撇清關係」,母親:悲劇來得太快了

田園牧哥 15

我帶著孩子來北京看病已經快一年了,一直沒有回過老家。孩子患病以來,孩子的爸爸始終撒手不管,他給我的態度就是:「我沒有能力,我管不了,你想怎麼樣就怎麼樣吧!」他說這句話,仿佛撇清了和孩子的父子關係,並且還給了我想怎樣處理就怎樣處理的權力,孩子是我身上掉下的血肉,我怎麼能救他?孩子爸爸,我不怪你,也許你真的承受不住了,但請你現在給孩子做個榜樣,給他看看男人應該有的擔當,說好的不離不棄呢?

我叫曉燕今年38歲,是孩子的母親,來自福建省福清市。我與孩子爸爸經朋友介紹相識並結婚,婚後日子過得平平淡淡,但也算幸福。

2016年8月,兒子辰辰出生了,這個小小的生命讓我幸福感倍增,生產的疼痛早就被我拋到九霄雲外,母愛氾濫的看著這可愛的小傢伙,心裡想著,媽媽今生必定拿生命來愛你。辰辰的到來給這個原本平淡的家也增添了不少歡樂,孩子爸爸對我和孩子也還算不錯,我的大部分精力也開始慢慢都放在孩子的身上,可誰又知不幸正在慢慢靠近我。

我時常想,可能我是那福薄之人,消受不了這樣幸福的生活。孩子差不多快2歲的時候,孩子爸爸漸漸對我和孩子沒有了往日的溫存,關心也逐漸減少了。我開始一邊帶孩子一邊幫別人做飯掙錢,掙得不多但也能勉強養活我和孩子。辰辰的笑容可以治癒我的一切,我的心裡也沒有地方埋怨,只想孩子好便一切就好。

轉眼間辰辰快3歲,越來越懂事也越來越帥氣,我的辛苦和委屈也就顯得不那麼重要了。慢慢的我發現,孩子爸爸總是怪怪的,言語閃爍,好像有什麼天大的秘密隱瞞著我,就在我內心悶悶不樂且又無比掙扎之時,更大的悲劇悄悄上演了。

2019年7月,辰辰突然感冒咳嗽,我帶​孩子在當地醫院檢查,結果查出縱膈​有腫物。帶孩子回家後我心存僥倖,卻也惴惴不安。第二天我又帶孩子來到福建省肺科醫院。看了檢查結果,醫生懷疑是「神經母細胞瘤」,建議到北京大醫院去治療。

去北京?手術?錢?我腦子裡浮現出一連串問題,就趕緊打電話告訴孩子爸爸這個情況。「我沒錢,我自己都不知道怎麼活了,哪有能力管他?你想怎麼樣就怎麼樣吧!」我原本想從他那裡得到一絲絲安慰和依靠,沒曾想換來這麼一句冰冷的話。我的精神世界瞬間崩塌,怎麼也想不到在一個父親口中能說出這樣的話,更沒想到悲劇來得這麼快。。

2019年8月4日,我帶辰辰來到北京兒研所,檢查結果最終為「縱隔神經母細胞瘤」,我一陣眩暈,頃刻間所有的僥倖和希望被徹底擊碎。我嚎啕大哭,請求醫生無論如何要救救我的孩子。經醫生安撫後,我強行鎮定地聽著治療方案,知道孩子有救。我心裡暗暗告訴自己,哪怕有一絲希望我都不會放棄,孩子就只能靠我了,我開始拼命借錢給孩子看病。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