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孩被醫院判「死刑」,父親親手做好棺材,昏迷20餘天奇跡出現了

整整二十多天,我感覺自己仿佛飄蕩在一個白茫茫的世界裡,我聽到了媽媽撕心裂肺的呼喊聲,甚至連她眼淚滴落的聲音,我都能清楚地聽到。可我不管怎麼喊叫,媽媽都聽不到我的聲音,我的心都碎了。

我多想告訴媽媽:「媽媽,你別哭,我抱不到你,我的心也跟著流淚了。」如果我真的要走了,那我也一定要微笑著走,因為在這個世上,我有最愛我的媽媽。

2019年10月的一天,我突然手腳抽搐,當時的我,正在上初二,面對自己身體突然發出的異常信號,我很恐慌,因為我平時都積極運動,身體很好。為了能讓我生活條件更好一點,爸媽一直都在外地打工,我不想讓他們擔心我。我和同學先去醫院做了全面的檢查,可是這一檢查,更是讓我膽戰心驚。

醫生從ct上看出我腦子裡長了一個東西,說有核桃般大小,周圍都是積水,一定要儘快進行手術切除,並且要等病理報告出來,才能知道是惡性還是良性。

老師知道後馬上聯繫了我的父母,他們連夜從廣東趕回了老家——四川大竹縣。回來後,媽媽連忙帶著我來到了重慶一家醫院,醫生給出的建議也是一樣:馬上進行手術,切除腫瘤。

我當時已經行動不便,但是還能聽清楚大家講話。我清楚地聽到醫生和媽媽說:‘孩子手術費用很高,要提前準備好手術費,最少準備40萬。’我看到爸爸媽媽在打電話,應該是在借錢,所有的親戚都被他們借了個遍,就連外婆也把她的養老錢拿了出來,最終湊齊了手術的費用。本以為手術後災難到這裡就結束了,可沒想到,更大的悲劇還在後面等我。圖為我做過開顱手術後的樣子。

手術後我醒來,已經躺在了icu的病床上。我的內心十分恐懼,求生欲望很強烈,看著周圍滴答作響的機器,還有忙忙碌碌的醫護人員,我開始想家想同學。隨後我冷靜下來,深知現在唯有好好休息,才能早日出去見到他們。我每天通過視頻告訴媽媽我的情況,她一直在鼓勵我,讓我不要害怕,我們很快就可以團聚了,但事情遠沒有那麼簡單。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